金玉涼圓

玫瑰(零涉)

給某人10/7的生日禮物,我知道你不想被@所以我就不@你了。

我今年終於寫了你要的文了喔!不要給我抱怨怎麼沒有字母這件事啊!

我人很好吧~是不是該多誇獎我一下啊~

總之生日快樂~~~

((其實我還沒打完但我覺得斷在這裡還不錯,姐姐你要是催我我就不打後面了!!


文筆不怎麼樣的日常小甜餅,可能ooc吧

為我大零涉添磚加瓦!!!!能接受就go↓




 

朔间家可以靠吸取玫瑰花的香气来提振精神这件事是个秘密。

 

严格说起来,是朔间零的秘密,朔间凛月倒是不介意别人知不知道,反正有功效等同于玫瑰花的衣更真绪在,他甚么都不在乎。

 

至于为甚么对零来说是个秘密,废话,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朔间大爷这个“弱点",他还能不能当个白天睡觉晚上快活的吸血鬼啦!

 

 

然而零的这个小秘密却在他高二那年被人发现了。

 

那一年他才刚升上高二,还没去国外也还没留级,一不小心就被他认识没多久,只说过几句话的小学弟发现了。

 

这位亲爱的小学弟叫日日树涉。

 

以史无前例的优秀成绩进入梦之咲的天才,留有一头秀丽及腰的银白长发,以及纤细的身材绮丽的外貌,身高还只有165公分的萌萌哒不合法正太。

 

 

那一天,在下午的上课时段,在无人问津的偏僻教室里,零一如往常的睡在自己的棺材内。其实并不是很想睡觉,但零现在完全不想去上课,也不想去自己的团体,更不想和别人打交道--虽然最近认识的几个小学弟感觉还不错--所以零来到自己其中之一的秘密基地打盹,既然不想做任何事,那就来睡觉吧!

 

只是零不知道他所谓的秘密基地已经被别人知道且当成据点之一,而且好巧不巧对方在同一时间也来到同个地方。

 

涉穿着合身的简约礼服--那是演剧部的三年级学长们以美其名为:「一年级穿女装是演剧部的传统!」来哄骗涉穿各种女装--跷掉课堂、跷掉社团,欢快的想跑到自己新发现的秘密基地看书。

 

 

涉看着眼前只阖上一半的棺材,表情有点微妙。如果他没看错的话,里面好像躺了一个人吧!耐不住好奇心,涉小心翼翼的把棺材的盖子完全打开,这才看清里面躺的人是谁。

 

啊!是那个说过几句话的朔间学长!

 

看着对方熟睡的俊脸,涉想,原来棺材是用来睡觉的啊,之前来的时候看到这棺材还奇怪它的作用呢,长知识长知识了!

 

涉来这原本是要看书的,但多了这么一个躺在棺材睡觉的大活人,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的涉表示他不想看书了,他想搞事。

 

坐到零旁边,涉戳戳学长的脸确保对方是熟睡状态,再看看自己身上“白雪公主”的服饰,他知道要做甚么了。

 

 

零不是被噪音吵醒的,他是因为感到力量渐渐流过四肢百骸,头脑也是从未有过的清醒,如此亢奋的状态容不得再睡下去。这彷佛是沐浴在玫瑰花海中。

 

零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真的躺在玫瑰花海中。

 

转动双眼看看四周,自己还是躺在棺材内没错,但身旁摆满了为数惊人的玫瑰花朵,多到自己几乎只露出头部和放在胸膛十指交握的双手--零清楚记得自己睡前绝不是这个娘唧唧的姿势。

 

「喔~怎么会有一位英俊潇洒的王子躺在棺材里呢~☆」

 

「甚么?你说他就是邻国有名的白雪王子吗?」

 

「喔~真是可怜的王子殿下啊!如此玉树临风却遭人害的这般下场,真是太可怜了!好难过、好令人闻之落泪啊!呜哇哇哇~~~」

 

「唉?你说王子中了诅咒,只要有真爱之吻便能唤醒沉睡的王子殿下?那就交给我这个邻国的公主吧!虽然我们现在是第一次见面但我相信我对他是真爱!」

 

零冷冷地盯着旁边那位陶醉的闭上双眼,用怪腔怪调说着奇怪台词的学弟,同时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又一把的玫瑰花瓣撒在自己脸上。

 

玫瑰飘逸洒满我的脸,学弟叛逆伤透我的心。

 

 

「哎呀呀~看来不需要我的真爱之吻,王子殿下就已经苏醒了啊!原来我对你的爱已经强烈到这种无法抑制的地步了吗~☆」

 

声音刚落下,涉精致的脸庞瞬间占满朔间零的视野,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彼此的吐息都交缠在一起,零甚至能够清楚数出对方的睫毛有几根。这样的距离对于两个不算熟的人来说实在太近了,然而这一刻谁都没有打破这个不礼貌的举动。

 

但下一秒涉的世界整个被翻转过来,全身被一股拉力甩进满是花朵的棺材内,躺在还留有余温的软垫上,涉的视野再次被支撑在自己上方的零遮住,两人之间的距离虽拉开一些却依然很近。

 

「涉,怎么跑来这里捣蛋呢~打扰大爷我睡觉的坏小孩是要打屁股的喔~」

 

「朔间学长,这里也是我的秘密基地喔!而且我很安静呀,学长才是怎么忽然从熟睡中苏醒呢~」涉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,嘴角噙着俏皮的笑容。

 

「涉啊,我上次不是让你直接叫我名字吗,叫我学长多生分啊!」零拾起对方落在胸前的三股辫,举到鼻尖轻嗅,道:「嗯,果然是玫瑰花香的味道。」

 

不知道身上是不是也都是玫瑰花香呢。

 

涉抢回自己的三股辫,愉悦的说:「零要不要亲自闻闻看呢?」

 

「……闻甚么?」零愣了下,挑眉问道。

 

「当然是试试我身上是不是也都是玫瑰花香啊~☆」

 

涉刚说完就被零全身压住,对方直接趴在自己身上,沉的动都无法动,脑袋还一直往颈窝处拱,毛茸茸的头发搔的涉直想打喷嚏。

 

「零你好沉啊,不要趴在我身上啦!」涉拍打几下对方的背,感觉身上的重量减轻不少。「不过说真的零为甚么会醒来呢?听说你很难叫醒啊,上次我经过一间教室发现零趴在桌上睡着了,于是偷偷跑到零旁边吹笛子,结果零真的没醒来继续睡呢~」

 

而且你今天没有传闻中的起床气,甚至很有精神,就像是吃到或者闻到能变得有精神的东西似。

 

「臭小子给我偷偷捣蛋啊~」零的声音闷闷的,而涉的脖颈因为对方说话的缘故,被热气弄得更加搔痒。如果感觉没错,好像还被对方咬了一口。

 

「朔间大爷我啊……会因为闻到某个味道而变的有精神喔~」

 

「是玫瑰花香吧。」

 

「零今天的举动和以往不一样呢,但这原本是个秘密对吗。」涉把玩对方脑后的卷发接着问道。

 

「是呢~涉真聪明~」零空出一只手摸摸对方的头顶。

 

「不用担心知道我的秘密这件事喔,涉不是别人,而我只是想这么做。」

 

然后零发现他们的姿势又变回一开始的模式,只是涉这次不是在棺材外是趴在自己身上。涉有实力气挺大的呢,他想。

 

零轻轻抚着涉的长发,细细滑滑的,柔软的像丝绸一样,银白的颜色亮的刺眼却无法不去注意,令零摸的爱不释手。他怎么会对一个小鬼这般在意呢,也许是这出众的外貌,又或许是看到对方在舞台上表演的剎那,惊艳四方夺人眼目,但沐浴在众人掌声中的人儿却让吸血鬼的心脏跳动起来,灵魂似乎产生了共鸣。

 

他们是同一类人。

 

但也可能都不是这些原因,反正零此时此刻很享受这个现状,他把头更加贴近对方的发间,这种感觉他很喜欢。

 

「零把学长借我的礼服弄皱了啊……」

 

「原来是借来的吗,因为太过合适了还以为是涉的常服呢~」

 

「唤醒零的方式真简单呀,以后和我在一起时我都会把你叫醒的喔~☆」

 

「嗯,大爷我有预感以后和你待在一起时会挺有精神的~」

 

「然后日日树涉会帮你守住这个秘密的!我知道零不想让别人知道是因为怕麻烦对吧~」

 

「嗯嗯~涉好贴心啊,大爷我好感动,乖孩子乖孩子~☆」

 

涉蹭了蹭零,而零也回蹭回去,鼻息间充斥着能提振自己精神的浓郁花香,似乎还夹杂着属于涉的味道,不,不如说现在闻到的“玫瑰花香味"就是属于日日树涉的味道。

 

 

哎呀,好像变得太有精神了,零侧过头瞄了眼下半身,这下真的是全身都有精神了。

 

TBC(?)

和朋友一時興起畫的,他是天使→ @我是雉雞 !!!

零涉真的好萌好棒,終於有為了喜歡的cp盡一份力了😂😂😂